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雪松(国画)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雨林系列——李雪松作品

2015-08-18 09:16:4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杨乐
A-A+

  李雪松是近年来颇为活跃的青年花鸟画家,自1998年着手准备本科毕业创作以来,他便将自己的关注点放在热带植物上,屈指算来已经持续了10个年头。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李雪松对动物、植物的喜爱由来已久,不仅画而且养,他的画室如同一个规模可观的生物园般充满情趣,总是最令友人们流连之处。只是在这段时间里,他对热带植物的投入更为明确集中,平均每年都要有几个月深入云南雨林考察,然后带回成摞的手稿、相片,当然也包括可以移植的植物,接着就在他那混杂着花香与鸟毛的画室中埋头创作。印象中最为震撼的一次,在一间狭长的小屋中,他居然顶天立地画满了整整一面墙,使人宛若置身丛林。随着一幅幅力作面世,他的创作已经开始形成相对成熟的面貌,受到越来越多业内人士的期待和关注。

  李雪松于画面中描绘的物象在传统花鸟画作品中很少看到。攀延的绿萝、火红的象牙花、红色的曼陀罗,就连竹子也是茂密丛生、纵横交错……这些画作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在已有的艺境之外又开辟一片生气勃发的植物王国。从他的作品中,观者会获得一种切实的受益,因为视觉的新鲜感不是源自因陈相习的格套,也不是商业市场下浮躁的刺激,而是画家的亲身感受。这种感受是细腻的,但又不同于矫饰呓语。我曾就《生生不已》、《南风》和《春声》问过他,为什么他画里的竹子会弯折得如此厉害,与挺拔的“君子”形象相去甚远。他回答说:竹子就是这样生长的。简略的一句话或许会令人陷入自然主义的置疑,还是画家外出写生时的一段札记道出了问题背后的逻辑:“恍然间,闯入一片原始的竹林,漫天纵横交错的巨竹,在空中织成了大网。竹竿打破了常规的生长方向,在空间里肆意的生长。干枯与衰老的粗竿,折断下垂,但在新竹与巨笋的挟持与支撑下,却傲然伫立在空中。生命与死亡的交织,缠绕、转化而无声的存在。新笋在静静的生长、解箨、向着空中的一点点空隙而昂然地生长,穿过死亡与生命的大网,去努力地接近蓝天。渐渐的成熟与慢慢的死亡,直到折下、腐朽而融入泥土,完成一个生命的轮回。竹竿上斑斓的青苔,像岁月的刻印,记述着生命的丰富。我静静的注视着自然的伟迹,这是一个没有人类粗暴干涉的真正的自然,用其规律去独立的发展,沿着自己轨迹去安然的存在,而自然所体现的这样一种独立的精神与其伟大的生命力,正是我在画中想要表现的所在”。

  显然,艺术家关心的不是人为的,被赋予了诸多意义的象征世界,而是潜藏在自然界中的宇宙秩序与精神,那是一片自由、丰富、充满生机的空间,正是基于这一点,热带雨林里的各色植物成为最适宜他表现的题材。热带雨林是除深海之外最少受到干扰的生态圈,也是人文社会之外自然景观当中最具多元性与多样化的区域,气候与季节的稳定使其内部形成了丰富的物种。在有限的环境中,获得适宜的阳光和水分是第一位的,所有物种竭尽全力来争夺生存空间,同时,一旦彼此的分化稳定,它们又似乎达成某种默契,形成共生与互生的关系。在微明与亮丽光线的反差中,植物如同地球的肺部般吐纳与呼吸,跨出族与族、群与群的界线,求得一种共鸣的感觉。这里是梦幻是原味是生命旺盛也是诡异危险,是众多生物杂处与共生的场所,是人类干预之前自然界业已存在的生存法则。画家努力通过他的技巧捕捉他在西双版纳丛林中感受到的这一切。从1998年开始,画家开始创作“雨林系列”。系列采用狭长构图,在高逾三米半的尺幅中,不论单一主题的崖角藤、木棉、还是混生、寄生的棕榈、龟背、凤梨、附生兰、鹿角蕨,均是蓬勃生长,蓄积的生命力喷薄欲出,冲破有形界线,辐射向四方。2002年创作的《版纳阳光》,2003年的《空中花园》、《巴比伦花园》则表现了丛林中的附生现象。色彩艳丽、花型偏大的热带兰、凤梨等植物在木丛掩映中朵朵绽放,它们远离土地,仅仅依靠落在高大树杆上的松土腐叶与水分生活,但这却丝毫不影响它们奏出华美的乐章。2003年创作的《苍林朝蔼》同样向观众展现出植物间的复杂关系。行走在香格里拉的原始森林中,只听得自己踩在厚厚的落叶层上沙沙的声音,植物茂盛得一丝空隙都不放过。上层是刺破云端的参天古木;底层落叶深厚,杜鹃丛生;中层乔木的树干上苔藓与松萝,如绿瀑倾泻而下,缠绕不休,不放过一缕阳光。其他还有《春城之恋》、《蔓舞金华》、《艳阳》等,只要站在李雪松作品的面前,观众就不能不被画面中洋溢的气息所感染,这种气息令观看者置于各种正在旺盛生长的植物的包围中,内心升起对植物的敬意,而自身趋于谦卑。

  与丁韶光、陈丹青等人于80年代开创的云南画派、西藏画风不同,李雪松的雨林题材作品虽然描绘的是特定地域的风貌,但并不给人以时空上的距离感,很难归于民族风情一类。他总是尽可能将“物理”与“画理”融为一体,而不是限定在表面的美与格调,在这一点上,倒可以看出画家与宋代绘画的更多联系。从物象的选择到呈现,不同的人打开不同的境界。线条的疏密穿插,色彩的经营布置,所有的技术手法与自然界的法则相呼应,本身亦形成彼此交织的层次。传统中国画的重彩形式被用来表现雨林中的植物花卉并不显生硬,因为它就像流淌在叶脉中的汁液一样浓郁,而画家希望观众同他一起去默默注视的正是生之绚丽。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雪松(国画)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